【荣耀异人传】王大眼

王大眼本名叫王杰希,是个开中药铺的。

中药铺不大,街转角那儿一亩三分地,有一只虎皮猫蜷着睡在台阶上的,就是了。

走进了,属于中药的特殊味道就满满地扑进口鼻,墙上挂着十九畏十八反。

他脑子转的快,记忆力也好,瞟一眼处方就转身开对应的抽屉,一个方子瞬间记住了,根本不用对着找。仅凭手抓就能估个差不离的分量,末了还是要放进垫着毛边纸的小秤添点减点,接着麻溜地拿细麻绳包紧扎好,写几个字再吩咐几句。收了钱往下头抽屉一塞,齐活。

王大眼的两只眼不一样大。可要知道没有人的眼睛是一样大的,一般人眼睛上睑下垂显小,你瞧着他眼头略有沟曲,眼尾略弯并上吅翘,一只眼正常另一只眼看起来大。不知是谁起的头,大眼大眼的叫,这称呼也就传开了。

王大眼表情也没个变化,好像被取外号的人不是他。中药铺子不可能门庭若市,于是他沏了壶金银花,捻着狗尾巴草逗那只虎皮猫,也是逍遥自在。

王大眼会看相,一般人不给看。但是能被看相的人都是一脸的莫讳如深,个个都说准。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让他看看,这一传十,十传百。这就招来了个祸吅害。 

祸吅害姓庞,单名一个勰。人前大伙儿叫他庞三爷,背地里喊他大螃蟹。别瞧着这名字是个文化人,得亏他家里有钱,撑得起这个混混整天花天酒地,姨太太都娶了十八房,看到了漂亮的姑娘就去求亲去,不肯的就守着门,先断粮,再给动手,家里头的男丁都给揍得有进气,没出气,姑娘哭着也只好嫁了。偏偏家里势力大,没人敢叫板。

“王大眼,听说你会看相,给爷看一个呗。”大螃蟹打个响指,小厮就上前,整整齐齐六乘六,金元宝排列着摆了个四方形给端上来的。

王大眼呷了一口茶,眼也没抬,“方子呢?”

大螃蟹一愣,什么方子?

王大眼略抬下巴,屋里人顺着看去,就瞧见了墙上的十九畏十八反。

这可是中药铺,你来药铺不拿方子,谁理你呀?

大螃蟹也是横,“你给瞧瞧不就知道我要什么方子了?”

门口黑压压站了一片人,个个都如吅狼吅似吅虎的。再外头人人都往里头看,就想知道大眼怎么对付这大螃蟹。

大眼说:“得加钱。”

大螃蟹一屁吅股坐凳子上,一挥手,又是两盘金元宝。

大眼这才动了动手,把这大螃蟹的头给摆正,仔细给瞧了瞧。

“腰膝酸疼?”

“眩晕耳鸣?”

“失眠多梦?”

 “阳强易举?” 
 

大螃蟹一听就皱了眉,“谁让你瞧病了?我是要你瞧我以后的运势,能不能升吅官发财!”

大眼眉毛都没抖一下,“得加钱。”

咔哒。

 

子弹上了膛,黑漆漆的枪管正对着王大眼的脑门。

“让你看就看,哪儿那么多废话!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!”

王大眼摇摇头,单手端起了茶杯用茶盖搁着喝,另一只手抵着枪管,把它挪开了寸许。

“地阁尖薄,下巴短。”

大螃蟹一听这是给自己看相呢,把枪往腰后一插,“早这样不就好了。非得拿家伙。”

王大眼没理他,继续说:“地阁为蓄,而你腮骨凸露,下巴短小后捎,此种面相的人做事没有原则,处事没有定力,贪图小利大事不成。”

“屁话!”

“眉粗重,大大咧咧;眉头带箭,不懂人情世故;眉心连,小心眼;眉焦,易冲动。”

大螃蟹把手摸吅向后腰。

王大眼瞥了眼,凑近大螃蟹耳边说了一句。

大螃蟹一愣。

王大眼又说了一句。

结果在外头凑热闹的围观群众,只见得:大螃蟹,头抢地。王大眼,勾勾手。大螃蟹,猛站起,直呼:大师准,真的准,我还有没有得吅救!”

大眼说:“得加钱。”

大螃蟹回头冲着手下吼,手下一脸为难,钱没带够啊。大螃蟹给人一个脑瓜崩儿,“回去取啊!”

端得了黄澄澄一整箱,大眼提手写了两个方,转身就去抓药了。

熟地黄,淮山药,山茱萸,丹皮各四两。纸一包,绳一系,大螃蟹感恩戴德回去了。

蹲着啃瓜的老婆婆问,“啥子情况。”

同样不明白的群众甲:“不晓得,只知道这抓的药,好像是治肾虚的。”

大螃蟹回了府,开了第一个方,上面写着四个字:

了凡四训。

这是让他看书嘞,这个大螃蟹最耐不得,啃着手指甲想了会儿,让手下给找过来给他念。

手下得了令走了。大螃蟹拆了第二个方,这上面就更简单了,就俩字:

剃眉。

也奇了怪,这大螃蟹天不怕地不怕,唯独就对王大眼毕恭毕敬。

不久,坊间流传:大螃蟹因为肾虚无颜面对自己那十八房姨太太,愁得连眉毛都掉光了,现在躲在屋里不敢出门嘞。

坍圮了许久的桥,无声无息地修好了。来往的客商民众,络绎不绝。

虎皮猫还蜷着睡在王大眼中药铺的台阶上睡。

王大眼给人抓了药,麻溜地拿细麻绳包紧扎好,写几个字再吩咐几句。

墙上的十九畏十八反和药铺里浓浓的中药香与寻常一般无二。

又是一个艳阳天。

 
 
 
 
 

 

没了。】

 
  
 
 

*系列文:老面韩  哑巴周 乐爷 快手刘

评论(27)
热度(287)
© 荼曳紫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