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肖翔】玻璃(下)

*看吧果然三章没到呢……

 


 

时刻保持警惕。这是肖时钦的风格。

 

机械专家是个就算拿着一手烂牌也能给任何队伍制造出麻烦的家伙。

 

和孙翔的张扬相比,他觉得自已已经做够谦逊。

 

孙翔对于他的谨慎不屑一顾,到底记着比赛的时候还是得靠这个人控场,最后也只能哼哼唧唧挤出来一句:“真不知道在谦虚什么。”

 

肖时钦没跟他计较,搂过孙翔往他嘴里塞了粒口香糖,劲凉薄荷的。小孩下意识嚼了嚼,薄荷辛辣从舌头一直漫上眼角。肖时钦拍拍身边的座椅,孙翔捂着嘴一丝丝到吸着气,还是乖乖坐下盯着屏幕,不多时,嘴巴里这辛辣就渡成了凉意,甜味慢慢散出来。

 


 

“知道了?下一次就这样打。”

 


 

孙翔托着腮半天没回应,也不知道看没看进去,听没听懂。肖时钦等了他半晌,小孩突然嘿嘿笑了起来。随即孙翔伸了伸懒腰,露出的腰线特别适合让人掐一把。肖时钦忍了伸手过去的念头,问他笑什么,没等孙翔有什么回答,又重复问了一句明白了没。

 

小孩就开始不耐烦了,皱着眉说我又不傻,你说这样打就这样打呗……反正听你的就对了。

 

肖时钦起身去接水,回来就见着孙翔已经登入了一叶之秋,一分钟都不带耽搁就已经上了手。他端着水杯站在后头默默看了一会儿,小斗神一连串攻击下来专心致志,不愧是连新秀墙都没有的主,提点几句就能融会贯通。

 

踩着点来的嘉世队员哈欠连天,看着这两尊大神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很是入神,犹犹豫豫也不知道要不要打招呼。末了还是肖时钦先看见的他们,微笑着点了点头,他们这才松了口气,像往常一样打了个不生不熟的招呼就落了座。

 

“今天训练,团队赛吧。”孙翔头也没抬,说是随意,又笃定了所有人都应该听他的。

 

嘉世众人条件反射性看肖时钦,显然他比孙翔更有领导者的气场。

 

肖时钦推了推不曾下滑的眼镜:“啊,孙队都这样说了,那么今天就练练团队赛吧。”

 

于是raindom,5V5团队赛。

 

效果拔群。

 

孙翔活动活动手腕,舔了舔有些起皮的嘴唇,只觉得身心舒畅。

 

“我厉不厉害?”

 

肖时钦应了一声,“嗯,很厉害。”

 

他的目光越过屏幕,他的谦虚做不到骄傲,但他能够自信地应允孙翔一定能赢。毕竟同样是一手牌,他能用一手烂牌赢下比赛,也就相信着嘉世这一把牌能够打个漂漂亮亮的翻身仗。

 

蜜蜂撞在训练室的玻璃上嗡嗡作响,随即这声音在空调外机的震动下被吞噬了个干净。

 

他恰恰忽略了,连叶修都没法玩好嘉世的这把牌。

 


 

孙翔睡着的样子很乖巧,和他给人的印象不同的睡相好,一个晚上连翻身的次数都很少。肖时钦撑着看他的侧脸,斑驳树影在床头的白墙上摇晃。他轻手轻脚起了身,在寂静的夜里燃了烟丝。

 

还是个孩子。

 

烟雾悠悠然散开,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。

 

再回去的时候,夜间的湿露沾着手臂,泛着不明显的凉气。孙翔迷迷糊糊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随即脑袋就拱过来,双手环着肖时钦的腰,丝毫没有被冰到的颤。肖时钦抱紧了孙翔,梦里明明灭灭记不真切,他睁开眼,天边是鱼肚白。

 


 

挑战赛决赛的团队赛中,肖时钦才意识到,叶修的打发就如同当初以弱胜强的自己。

 

他太轻敌了。

 


 

你不是说听你的就可以赢吗?孙翔说不出口。

 

肖时钦打了GG,是一挑三之后的凯旋。他打了GG,是不甘垂死挣扎下的自尽。

 


 

“你退了,就是嘉世退了。”

 


 

孙翔对嘉世没什么归属感,和谐的表象被打破,他们在背后议论什么,他都一清二楚。

 

最开始他是为自己能够取代叶修而暗喜,于此同时,他根本就没有思索嘉世能够这样对待一个奉献如此的老将,那么当自己失利之后又会被如何放弃。

 

挑战赛之后,他不得不开始重视。

 


 

漫长的夜里,他反复思索:这是我的问题?可我有什么问题?

 

当然,就算是有问题,也绝对不全是自己的错,因为肖时钦让他做的,他听了,也配合了,为什么还是会输?

 

可惜,这是孙翔自己的主观臆断。就算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,也没法这本事变出阅历来。

 

毕竟他是嘉世的队长,所以背负起嘉世的一切都是必须。他跑得这样快,根本不会去思索如何慢下来,时机如此,他只想赢。

 


 

“不想说些什么吗?“肖时钦靠在门边问。

 

“滚。”孙翔抱着被子,声音闷闷。

 

“饿了,滚不动。”肖时钦走进了抽走了孙翔环着的被子,拉着他的手问,“想不想吃东西?”

 

孙翔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有点。”小孩用力抽回手,没得逞。

 

肖时钦说:“那我们去吃点什么吧?想吃什么?”

 

孙翔白了他一眼,“出不去的,嘉世粉都堵门口让我血债血偿,你别逗了。”他突然坐起来,“我觉得你也没有很厉害啊,什么战术大师,还不是输了。”

 

肖时钦没回话,看着孙翔探身从床头柜里摸了包烟。孙翔心里烦,又不能发泄,哭不行,喝酒不行,只能抽烟麻痹麻痹自己的神经。打火机闪了闪,肖时钦掐灭了新燃的烟卷。

 

“以后别抽烟了。”语气算不上太软。

 

孙翔啧了一声,“我凭什么听你的?陶轩的打算你明明就比我清楚,很快嘉世就要没了,我们连队友都不算了,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 

“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?其实……”“肖时钦!”孙翔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打了GG。”

 

他喃喃重复着,我只是想赢,为什么赢不了……

 

我也不想输啊,肖时钦心中叹了口气,在嘉世的这一年,他越来越明显地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适合嘉世。他从出道之时就形成了惯性思维,一点一点敲打出胜面才是他的拿手项,就这样给他一队好手,他无论如何也没法做到像叶修那样放得开。两人之间的差距是时间拉开的筹码,他的压力无人可诉,亦无人能帮。

 


 

若是有能让他稍微懈怠一些,能够睡上一个不被惊醒的梦的方法,也只有孙翔了。

 


 

“小事情,你知道么,要是我不愿意,你现在已经在医院里头躺着了。”孙翔说。

 

“那你怎么就愿意了呢?”肖时钦把床单沾着他俩体液的床单扯掉,拉起孙翔去浴室。

 

“因为我很想相信你。”孙翔没介意两人共浴,泡沫滑溜溜的抹着,气味是熟悉的干净。

 

“那么……现在呢?”肖时钦拉下花洒,帮孙翔把背后的泡沫冲掉。

 

“我们连队友都不是了,相信有用么?”他丝毫没放在心上,似乎根本不在乎这场亲密究竟算什么。

 


 

事实上肖时钦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定义他和孙翔的关系,无比清楚只是无论是他还是孙翔,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。

 

就算有敲碎心中玻璃的机会,也注定会被碎片伤到。

 

既然如此,还是再见。

 

庆幸最后能入梦的你还是你,庆幸最后都没说出口,我们还能是朋友。

 


 


 

END

 


评论(10)
热度(66)
© 荼曳紫 / Powered by LOFTER